嗚嗚嗚~

有史以來間隔最久的一次更文

必安捏親愛的大家[哭

沒想到工作比我想的還要有壓力

我快昏倒了

 

 

 

 

21.

 

如坐針氈用來比喻太妍現在的心情再適合不過

 

雖然冷氣開到最強,太妍還是覺得一股焦躁感不斷從體內漫開

 

美英的沉默帶來的壓迫感居然這麼強烈

 

[妳沒有話想說嗎?]這是美英沉默許久後的第一句話

 

[……她是我在寒假的時候認識的]

 

[嗯哼]美英表示她有在聽

 

[那時候妳懷了賢英的時候…]

 

聽到這句話美英不自主的顫了一下身子,但很快又恢復成沒事的模樣

 

[妳喜歡她?]

 

扭了扭手指,太妍不知道該怎麼去解釋,不論哪種說法都不應該

 

[不喜歡但是有試著去喜歡]

 

[為什麼?]

 

[…想忘了妳]

 

就是這短短的一句話徹底激起了美英的怒氣

 

她不曉得這股怒意從何而來

 

是因為發現了太妍交過別的女朋友

 

或者是她隱瞞自己的行為讓她心生不滿

 

又或許是平時壓抑在深處的佔有慾在作怪

 

反正此時她就是憤怒,而她也極需宣洩出來

 

所以當她忍著這口氣開到她舊家的門口

 

美英連解安全帶的時間都沒有就對著太妍大罵

 

[金太妍,沒想到妳這麼膽小!......]

 

[說什麼為了忘記我,這都是藉口!騙妳自己的藉口!]

 

被美英罵的糊塗,太妍根本沒想到美英會這麼生氣

 

可是她卻不懂美英生氣的理由究竟是什麼

 

[美英我……]

 

[傷害一個人的感情好玩嗎?跟人家交往又和人家分手妳的感情觀就是這樣嗎?]

 

[妳說什麼?!]美英的話越說越離譜,甚至傷到了太妍心裡最不願提起的那一塊被質疑

 

[那會不會妳也在騙我!其實嘴裡的喜歡和愛都只是謊言]

 

[黃美英!!妳怎麼能這麼說我!]

 

聽不下去了,太妍打斷了美英的怒罵

 

[在妳心裡我該是那種人嗎?!當時的我有多痛苦妳能夠了解嗎?!]

 

講到過去眼淚又不受控制的流出,太妍不希望自己看起來是委屈的可憐的

 

但是話裡的哽咽完全的背叛了自己

 

[妳有老公有孩子,我該用什麼立場告訴妳我愛妳……]

 

[甚至到現在我連妳說過的我愛妳都不敢去相信]

 

講完話已經泣不成聲,太妍心裡一直以來的恐懼這時才終於說了出來

 

美英的心涼了一大半,沒想到會從太妍嘴裡聽到這種事實她並不相信自己的愛

 

[美英妳真的愛我嗎?妳能告訴我,妳可以像我一樣,什麼都不在乎的拋棄嗎?]

 

沒有辦法回答,美英知道答案是肯定的她不可能這麼無情冷血的對待他,尤其是孩子

 

無盡的沉默代替了回答,太妍呵呵的笑了

 

[我們都一樣都在愛情的世界裡傷害了無辜的人,我是妳也是…]

 

擦乾臉上的淚,太妍臉上的表情是不甘或釋懷看不出來

 

[對不起我不夠成熟,還把妳拖累了…]

 

到這節骨眼美英已經記不得剛才生氣的理由是什麼

 

她抓住了太妍的手,很緊很緊,因為她怕空氣中傳來了離別的氣味

 

[美英,現在還來得及我們…]

 

[不准說!金太妍我不准妳再說下去!]

 

接下來的景象太妍永遠不會忘記,美英漂亮的臉上,留下了兩條清楚的淚痕

 

那個記憶中甜美迷人又堅強的無可救藥的黃美英

 

此時卻像個無助的小女人般抓著自己的手哭了出來

 

太妍的擔心勝過了心裡的悲傷,她用手抹去美英的淚著急的問

 

[妳哭什麼?妳為什麼要哭…]一邊問一邊替美英擦著淚,太妍卻無暇顧及自己臉上的淚水

 

兩個人哭成一團,一個是為愛人,一個又是為了什麼……

 

[太妍不要說好不好我沒有辦法不要說不要…]

 

嘴裡不停重複著不要的字句

 

美英不清楚這是不是說給自己聽的

 

連日來的壓力已經逼的自己喘不過氣

 

每每接受智宇的溫柔就像是遭受無情的拷打般逼的她難以呼吸

 

賢英的睡臉還有笑臉每晚都會在夢裡不停浮現

 

她只能抓住床單一個人無聲的偷哭

 

沒有人能幫她

 

如果就照著太妍說的,還來得及放手,事情就都可以解決了,可是她辦不到

 

太妍的愛像是病毒,日夜感染侵占自己的心

 

 

 

看著這樣失魂的美英,太妍原本的理智漸漸回到了體內

 

她懂她真的懂,懂美英為什麼生氣,懂美英為什麼哭

 

該是背負了多大的包袱才會讓美英像現在這樣失控的不能自己

 

孩子永遠是最放不下的心頭肉,美英是這麼善良的女人

 

怎麼忍心無辜的賢英牽連在母親荒唐的鬧劇裡

 

擔心曝光,害怕輿論一樣樣堆疊起來造就了今晚的情況

 

妮可不過是引爆美英的導火線而已,重點早已不是前女友本身

 

而是在於金太妍這個人身上

 

嘆了口氣,太妍伸手抬起美英的臉

 

[剛剛說的都是氣話不要放心上好不好…]

 

眼神專注在美英哭過而顯得紅腫的眼睛上

 

太妍心疼的情緒展露無遺

 

[明明知道後果是怎麼樣,我還是鬧脾氣的用這件事逼妳對不起]

 

太妍的道歉就像是及時雨般止住了美英心裡燒的旺盛的焦躁和不安

 

美英發現,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,自己已經變的這麼需要太妍了

 

再往前走隨時都會墜入懸崖底,可是要後退也來不及

 

猶豫半刻,美英說出了自己藏在心裡好久的請求

 

[Dae Dae…Do not leave me okay…]

 

太妍笑了,吻上美英的額前,她許下了這輩子最重要的誓言

 

[never…]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當車子停在美英家門口時太妍是害怕的

 

剛剛智宇打了電話給美英,說是保母臨時有事要走,自己加班又脫不了身

 

才問美英人在哪裡是不是能快點回去照看孩子

 

在電話裡和智宇說自己能馬上回家顧孩子的美英

 

就這樣把太妍一併帶回去了

 

 

 

 

 

第二次踏進美英家,太妍心裡的感受微妙

 

上一次是那麼的不歡而散

 

洋裝著不舒服逃離了這個讓她難受的地方

 

再一次進來,沒有智宇沒有別人,只有她和美英感覺真的很不同

 

換上室內拖的美英往臥室走去,回家的時候保母已經沒看到人了

 

擔心賢英的安危美英趕快進房查看

 

還好,賢英似乎是剛吃飽,正躺在嬰兒床裡舒服的睡著呢

 

發現太妍只是站在遠處觀望,美英伸了手把太妍拉到床邊,手牽著太妍親暱的靠在她的肩上

 

[Dae Dae是第一次看吧,她就是賢英,可愛嗎?]

 

太妍仔細的看著賢英的睡臉,這孩子輪廓很深,長大五官一定很立體

 

有些濃的眉毛是遺傳自美英的吧,啊還有還有!那個眼睛笑起來一定跟她媽咪一模一樣

 

不自覺的露出笑容,太妍覺得這孩子長的實在漂亮

 

她體內有一半的血液是屬於美英的呢

 

只是想到這太妍就像被石頭打中腦袋般有些昏沉

 

是阿一半美英,可另一半卻是智宇的

 

發現太妍有些出神,美英捏了捏太妍的手

 

[太妍?怎麼了?]

 

被美英一喚才回過精神,太妍撐起笑容表示自己沒事

 

[對了!我們都還沒吃飯,要去外面買嗎?]

 

皺著眉思考了一會,只見美英像是想到什麼突然兩手拍了一下

 

[這不是我家嗎,我煮給妳吃好嗎?妳沒有吃過我煮的菜吧,很棒喔~~]

 

聽美英說要煮給自己吃,太妍突然有種想哭的感覺,眼淚也就這樣掉了下來

 

看見太妍哭美英嚇了一跳,急忙拿起床邊的衛生紙往太妍臉上擦

 

[妳怎麼哭了?!是不想吃我煮的飯嗎…]

 

聽見美英的答案太妍忍不住噗的笑了出來

 

這女人會不會太沒自信了點

 

抓住美英的手讓她停下擦淚的動作

 

太妍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抱住美英

 

[太妍?]

 

[不要問我為什麼只是覺得好幸福,很幸福…]

 

一句話就能讓美英瞭解這是太妍對自己的強烈的感情

 

於是也真的沒有再問,美英摸了摸太妍的頭當做理解的意思

 

[好啦~那妳去客廳坐著,我先換個衣服]

 

把太妍趕去客廳後,美英只是輕掩上房門便開始脫去自己上課穿的套裝

 

 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Rou 的頭像
Rou

不曾擁有

Ro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5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