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2.

 

時間接近凌晨

 

冷清的街道上,太妍騎著車往美英家去

 

一路上太妍不敢騎的太快

 

不是因為美英會怕,是因為後座的她兩隻手都沒有抓在自己身上

 

趁著前面的紅燈,太妍把頭轉了過去

 

[美英,妳把娃娃給我,我放在前面踏板好不好?]

 

[不要~我想抱著它嘛!]

 

剛剛在公園甜蜜完的兩人

 

因為美英說還沒逛到夜市所以她們又走了回去

 

而這隻king size的龍貓玩偶就是太妍玩遊戲時替美英贏來的獎品

 

這時紅燈轉為綠燈,嘆了口氣,太妍只好繼續用龜速騎車

 

 

 

終於回到美英家,停在公寓大門,太妍小心的幫美英拿起頭上的安全帽

 

[那時間也不早了,我先回去了]把機車重新發動,太妍準備離開

 

只是美英突然把插在鑰匙孔上的鑰匙拔走,車子瞬間失去動力

 

[美英不要玩,把鑰匙給我]搞不懂美英在想什麼,太妍心想又是捉弄自己的小把戲吧

 

但美英只是搖搖頭,然後把鑰匙丟到自己的包包裡

 

[美英?]

 

[Dae Dae為什麼要急著走?妳要不要上來坐坐?]

 

面對美英的邀約太妍整個傻了,她承認現在這種時間地點氣氛她是想歪了

 

可是美英應該不是這種人吧?

 

[那個我上去又沒有要幹麻,還是算了]

 

[誰說一定要幹麻,妳不想上來陪我嗎?]

 

又是一句充滿暗示的邀請,太妍看著美英的臉,此時的她看起來清純的可怕

 

說不准內心藏著一隻小狐狸也不一定

 

對方都已經約了自己2次了,再拒絕也太不會看臉色,於是太妍默默把車子移到停車格

 

 

 

 

 

牽起美英的手走進公寓,兩人的嬉鬧聲在樓梯間迴盪著

 

走過轉角,才剛踏上3樓,美英看見有人蹲在自己家門口,走進一看嚇的龍貓都掉到地上

 

[美英?妳回來了?]敏俊抬起頭,看見美英後露出微笑,他緩緩的站了起來,拍拍衣服的縐褶

 

[敏俊你在這裡做什麼?!]

 

[我不是在電話裡說了,我想好好跟妳談談,我……]

 

[我們沒有話好談,上次我說的不夠清楚嗎?!]

 

[美英別這樣,上次的事情是我不對,那是意外,我不該……]

 

[夠了!我不想再聽見這件事,不管是不是意外,總之我不想看見你!]

 

急忙打斷敏俊的話,美英在害怕

 

她怕自己還沒說出口的秘密在此刻會讓太妍聽見

 

眼看美英態度強硬,敏俊話鋒一轉來到太妍身上

 

[金太妍,妳怎麼還在這?我和美英有私事要說,妳不方便在場]

 

[我在這關你什麼事,還有,管你是私事還是公事,我方不方便在場不是你說了算!]

 

看著太妍,敏俊似乎發現了這兩人之間的關係有了改變

 

[金太妍,我之前的勸告妳果然沒有聽進去,偏偏要纏著我的美英不放]

 

跨步向前,敏俊離美英越來越近,把美英護在身後,太妍戒備的看著眼前的男人

 

[她不是你的美英,不要我的我的一直喊,剛剛說的話你沒聽進去嗎,快離開這裡!]

 

絲毫沒有退讓的空間,太妍這一次勇敢的擋在美英和敏俊之間,她要捍衛自己的愛

 

緊握的雙手看起來十分刺眼,看著自己的女朋友被別人護在身後,敏俊內心的忿恨到達頂點

 

又是輕蔑的笑容,敏俊看著太妍

 

[金太妍,妳這是何苦呢?霸著別人穿過的衣服,難道不會不舒服?]

 

[你什麼意思?!]

 

太妍聽的出敏俊的話有鬼,這男人到底在說什麼

 

[什麼意思?妳這麼聰明怎麼會不曉得我在說什麼,還是說…..]敏俊看了美英一眼

 

[美英什麼都沒有告訴妳?]

 

該來的果然還是來了,敏俊的話清楚的表示出他在提那天美英家發生的事

 

[告訴我什麼?美英,他在說什麼?]眼神中濃濃的猜疑在太妍臉上揮之不去

 

[Dae Dae不要聽他胡說,我們先回家,我再跟妳說好不好…]

 

近乎哀求的語氣,美英好想馬上回家把門反鎖

 

[胡說?美英,我有沒有胡說妳自己清楚,那一天的經過,還是要我幫妳回憶]

 

[你到底在說什麼!哪一天?發生什麼事,你到底對美英做了什麼?!!]

 

快要受不了敏俊,太妍現在整個人為了某件未知的事感到害怕

 

[也不做什麼,那一天我在美英的床上,我扯開了她的衣服,然後…]

 

[朴敏俊你閉嘴!你為什麼要這麼說!]

 

激動的大吼,美英緊張的抓著太妍的手臂

 

[Dae Dae!事情根本不是敏俊說的那樣,那一天的事情很複雜,我……]

 

可是美英話都還沒說完,太妍瞬的掙開美英

 

[美英,到底怎麼回事?!為什麼他說在妳床上,還扯開衣服?!!]

 

[Dae Dae……]

 

[妳為什麼完全沒跟我提過!]

 

現在的情況美英完全束手無策,忍住眼眶的淚,不讓它掉出,她必須要想辦法讓太妍聽進自己的解釋

 

而此時站在一旁的敏俊看完眼前這一幕,莫名大笑起來

 

[哈哈哈,黃美英,妳看見了吧!妳愛的金太妍也不過如此,什麼全心全意的信任,到頭來還是個用偽裝包裹的表象而已!]

 

[我再問妳最後一次,美英離開金太妍,回到我身邊吧!]

 

美英聽見敏俊的話,她走向前,右手一甩,賞了對方一個好大的耳光

 

[朴敏俊我再說最後一次,我們已經分手了,我要你離開我的生活,越遠越好!]

 

撫著臉頰,敏俊怎麼也沒想到美英會對自己動手

 

強烈的自尊心驅使下,他根本嚥不下這口氣

 

[這可是妳說的!黃美英,我要妳為今天的行為付出代價,我會讓妳後悔的]

 

臨走前敏俊丟下最後一句狠話,接著人消失在轉角處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空氣彷彿凝固了,沉默在美英和太妍之間來回飄散著

 

[我想我們需要好好談談]

 

這是太妍唯一擠的出的句子

 

剛剛發生的事情太過突然,她沒辦法完全消化掉

 

對於敏俊的威脅她感到憂心,她知道那男人已經瘋了,要是真的對美英不利她該怎麼辦?

 

可是她更想知道的,是那個男人最後說的那一番話,美英和他到底發生了什麼?

 

於是太妍強忍著滿腹的疑問堆積成的怒火,和美英說了這麼一句話

 

倆人走進家門,把龍貓安置在自己的臥房後,美英走到客廳,坐在了太妍的身邊

 

[在我說之前,Dae要答應我,絕對不可以生氣好嗎?]

 

都什麼時候還叫自己不能生氣,這樣的保證背後到底是為了什麼?

 

[不能生氣?難道妳是要告訴我那個男人說的話是真的嗎?!]

 

太妍早就失去了平常的耐性,當面說起自己不知道的秘密,根本被當作小丑一樣讓人嘲笑著

 

[不是!他說的不是真的!我確實是...我那是被他強硬…]

 

[黃美英妳到底在說什麼?!我現在只想知道,妳到底有什麼話沒跟我說,還是瞞著的秘密根本不只這一件?]

 

太妍稀少對美英吼叫,這樣指名道姓的指責還是第一次,感覺和平常的責罵完全不同

 

[你們到底在床上做了什麼!什麼叫做我霸著他的衣服?!......妳到底是不是愛我?!]

 

本來還能冷靜的想要解釋,在太妍尾音落下後卻不是這麼回事了

 

美英不敢想像敏俊剛剛的胡說八道會對太妍產生這麼大的影響

 

甚至質疑起自己對她的愛

 

[從開始到現在,我每次問妳跟他有關的事情,妳總是推託,我相信妳所以不打算逼妳馬上說出,可是現在的情形妳要我怎麼相信妳對我說的每一句話…]

 

放在心裡積壓已久的疑問加上剛剛的鬧劇終於成了最後一根道草

 

狠狠壓垮了太妍對美英的信任

 

[……]

 

還想繼續罵,卻在看到美英的淚水後終究是收了回去

 

太妍好氣,她氣自己被蒙在鼓裡,氣美英不肯對她說實話,看到美英因為自己而哭

 

她卻氣自己無力去保護心愛的人還再三傷害她

 

[對不起,關於敏俊的事我很煩惱到底該怎麼跟妳說,Dae Dae我懂妳,所以我明白當我說出來後果會多嚴重……]

 

[是想找適當時機跟妳說的,並不是和他分手的這件事…]

 

[Dae Dae……他那天在我家差點強暴我]

 

 

 

文章標籤

Ro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